把汤喝完,他感觉精神更好了。
于是不再顾忌身体的情况,开始夹菜大口吃起来。
已经快到了生命的尽头,有机会享受一下美食,就没必要再想东想西。
难道等躺在床上等死的时候,再后悔自已错过了机会?
抱着这样的心情,他比往日多吃了几倍食物。
就算今晚撑死了,也好过半死不活地受罪。
“对了。”程老爷子感觉肚子快撑不下了,这才放下快子。“你这菜味道特别好,价格贵几倍应该没问题,唯一要担心的,就是有人故意来找麻烦——”
在他的观念,好东西价格高,是理所当然的事。
问题是计划经济时代,不管是价格还是质量,都是统一制定的,如果有人盯着这个不放,肯定不好解释。
就算夏臻后面有人,也不好帮他说话。
所以得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。
“我考虑过这个问题。”夏臻已经提前思考过,所以有了对策。“那就是私房菜只在小范围内供应,不对外公开。暂时先供应给熟悉的人,再由熟人带熟人过来,不接待陌生的顾客。”
这样做或许有些掩耳盗铃,至少能把出错的机会降至最低点。
“实行介绍人制度,也不失为一个办法。”程老爷子听后理解地点点头,表示认可。“不过还是要谨慎一点,最好介绍人也要提高门槛,否则时间长了,这个制度就会形同虚认。”
以前有人这样做,是为了抬高私房菜的档次,故意把大部分顾客拦在门外。
所谓物以稀为贵,越是吃不到,大家就会越想吃。
而夏臻这样做,是筛选顾客,防止有人不安好心,混进来收集证据,再把自已害死。
“嗯。”夏臻觉得老爷子担心得有道理,暗暗记下来。
推出私房菜的目的,现阶段是为了把品味楼这块牌子打响。
到了后面,则是为了跟别人展开竞争,有这个优势在,别人只能放弃高档餐饮。
所以前期低调一点,少做一些生意为妙。
等私营经济真正放开,价格也管得没那么死了,再把介绍人制度放松一些也不晚。
见老爷子已经吃不下了,夏臻开始收拾桌子。
清理好这些,他把亲手炒制的明前茶,混在上次舅舅送给自已的茶叶里,然后给老爷子泡了一杯,端到他面前。
为了防止出意外,他不敢放太多,采用一比四的比例,四分舅舅送的明前茶,一分自已炒的茶叶。
“好香。”老爷子年纪大了,嗅觉没那么灵敏。
等茶杯放到跟前,才闻到一股沁人的茶香,顿时不澹定了。
以他的见识,什么好茶没喝过?
可是这么香的绿茶,还是第一次碰到。
想说什么?一时又不知道怎么开口?于是指着茶叶,一付探究的表情。
“这是我自已亲手炒的明前茶,你觉得怎么样?”夏臻忍住得意,故意装作没信心地问道。
他就是想听听老爷子的真心话,再调整茶叶的比例。
私房菜的茶叶,既要让大家足够惊艳,又不能好到无法理解的地步。
否则就是给自已找麻烦,到时人人找自已要茶叶,他就算有十双手,也不够用啊!
“是我喝过最好的茶叶。”程老爷子脸色郑重地回答。“就算传说的中大红袍跟他比,我相信也略逊一筹。”
到了他这个年纪,可不会盲目迷信传说中的东西。
比如茅台五粮液,就算再好,也不过是粮食酿的烧酒,还能好到天上去?
大红袍其实也一样,只是因为太稀有,所以才被人捧上天。
而夏臻手里的东西,真的不一般。
他甚至怀疑,它们不应该是这个世界的东西,而是天上的仙草炒制而成。
否则这种光闻一下,就能让人精神大振的好茶叶,是从哪里搞来的?
实在解释不通啊?
不过他是聪明人,夏臻不说,他就不会主动问,免得给夏臻带来麻烦。
“如果用它来搭配私房菜,应该不会让人失望吧!”夏臻不知道老爷子已经在怀疑茶叶的来历了,笑着问道。
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,这样的比例还有可以改进的余地,那就一比九配吧!
自已炒的明前茶一份,舅舅送的明前茶九份。
至于舅舅送的茶叶用完后,怎么处理,倒是非常简单。
趁清明还没到,让贺建权出面,帮自已再从乡下采购几斤回来好了。
就算是过了清明,用谷雨前的雨前茶,其实也没问题。
只要保证茶叶采用的是两叶的嫩芽就行。
“你这样使用,有些浪费了。”程老爷子听后连连摇头。“就这一杯茶,比一桌菜都值钱了——”
在普通人眼里,喝茶只是饭后的消遣,不会当一回事。
但是对真正好茶的人来说,一两好茶,可比一头牛都值钱。
他年轻时就曾经见识过,有人为了一点好茶,花掉几十个银元都不会心疼。
这些钱用来买吃喝,可以在品味楼这样的高档酒楼,吃喝一个月了。
也就是说,如果有这样的好茶,不如单独卖给有需要的人,没必要免费送给顾客喝,太浪费了。
“啊?”夏臻听后大吃一惊。
天价茶叶不是要到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,才开始炒起来吗?
怎么现在就有人愿意花高价买?
“好的茶叶也好,好的酒也好,不管在哪个时代,永远有人愿意为它花大价钱——”见他一付没见识的样子,程老爷子一脸傲气地回答。
他年轻的时候,就做过这样的事。
除了茶叶和酒,包括女人和其它可以享乐的东西。
那时候程家有钱,所以他花钱的时候大手大脚,一点也不会心疼。
等程家败落后,这些场景只能在午夜梦回,才能偶然拿出来回味一下。
就他所知,这些年大家过得虽然很清贫,依然有一些人愿意花巨大的代价,获得这样的好茶,只是普通人不知道罢了。
“那我把茶叶放起来,等有缘人再卖掉?”夏臻难得看到他这样的表情,笑着反问。
倒没有想过请程老爷子帮忙,找路子把茶叶卖个高价。
这样做有些烫手,还是低调一点好。
“可以卖给顾客。”程老爷子提醒道。“能来你这边吃私房菜的人,一般都值得信任,以他们的身份,难得买不起好茶?”
好东西永远有市场,只怕夏臻拿不出那么多数量。
这样的话,东西再好,也卖不了多少钱。
“我明白了。”夏臻一点就懂了,连忙向他道谢。“谢谢程爷爷的指点。”
比起外面找顾客,卖给熟人确实更合适。
到时还可以杜撰出一个子虚乌有的名字,就说茶叶是对方提供的,这样更安全。
回到家里,他开始思考私房菜那几个包厢的装修问题。
今天和程老爷子这顿饭没有白吃,他的一些观点,给了自已非常大的启发。
比如茶叶如何更好的创收,比如私房菜如何既能打响名气,又不会被外人找茬等等。
原本这样的好茶叶,他除了自已喝,给朋友长辈送一些之外,剩下的全部拿到私房菜馆,用作招牌吸引顾客。
现在才发现,这样利用有些浪费了。
那就找一些小包装材料,像前世的铁观音一样,做成精品茶出售。
这样一来,不但能赚更多的钱,买到的人还会觉得有面子,自已也能换取更多的资源。
也就是说,茶叶不再是私房菜的辅助工具,而是利用私房菜抬高身价,说不定单是靠它,就能实现年入百万的目标呢!
就像程老爷子说的,对喜欢喝茶的人来说,只要是好茶叶,就算再贵也有人愿意花钱。
何况这些人的茶叶,大多数不用自已花钱买。
而是别人买了之后,舍不得自已喝,当成稀缺资源送给更需要的人。
这也是他为什么会说,不管什么时代,这种孤品永远有市场的原因所在。
他在纸上画了些草图,又来回修改几遍,最后才确定下来。
有前世的经验在,画装修图其实不难。
他需要调整的是,既要保证包厢足够上档次,又不能让人觉得跟现实脱节太远。
这是他重生后最大的体会。
不管做什么事,都不能太满,要留一些余地。
比如包厢的风格,他打算采用北欧的简洁风,因为这时候刚改革开放,国外的东西传进来之后,大家普遍有崇洋的思潮。
如果他硬要用传统的中式风格,反而吃力不讨好。
何况中式装修比北欧装修成本高多了,自已没必要犯傻。
第二天早上,他上学前先去了一趟肖阳那边,把图纸交给他,让他照着自已的要求找人装修。
同时把私房菜的新想法跟他提了提,包括以后由他亲自做菜,顾客如何筛选,茶叶怎么找买家等等。
“我这边没问题。”肖阳见夏臻把这么重要的事,全部交给自已负责,更加兴奋了。“只是我一个人未必忙得过来,包厢增加后,人员也得增加,我顺便也找个助手帮我吧!”
虽然私房菜不可能马上做起来,但是得提前准备好。
万一到时生意火爆,很快在圈子里出了名,他一个如何忙得过来?
“行,你可以挑一个嘴巴严一点的战友帮你。”夏臻想了想,觉得他的担心也有道理。“不过这个人一定得可靠,否则宁愿不加人。”
其实最合适的人,是让李自强过来负责这边。
只是家里实在少不了他,所以他只能放弃。
“放心吧!”肖阳语气特别郑重。“我会先观察一段时间,不清楚他的为人之前,我只让他帮我做些杂事,不会给他机会独挡一面,这样就没机会接触机密了。”
至于钱的事,不用夏臻操心。
从品味楼拿就行了,反正不管肖阳也好,其它人也好,都习惯了报帐,所以不用担心他们乱来。
回到学校,看到操场上依然有很多学生,摆着奇奇怪怪的姿势,在练各种气功。
他懒得看这些,直接回教室。
倒不是他对传统中医和气功有偏见,而是知道这时候出来高调宣传气功的人,都是为了骗钱。
所以就算宣传得再诱人,他也不会多看一眼。
如果气功真有宣传得这么厉害,就算没有气功热,社会上也会有这类高人的传说。
实际上根本不存在这样的人,更不用说能帮大兴安岭灭火,甚至影响人造卫星的运行路线等等。
这不是气功,而是神仙了。
走进教室,没看到马万喜,只有张跃进和延敬飞坐在那边。
“怎么只有你们两个?”夏臻看了看手表,意外地问。
今天因为去了一趟肖阳那里,来学校已经晚了,没想到马万喜比自已更晚到?
等一会老师进教室,他就算迟到了。
“他昨天没回宿舍。”张跃进压低嗓音回答。“难道没去你那边过夜吗?”
因为夏臻一个人住在外边,他们俩都以为他去夏臻那边玩,并留在那边过夜。
“没有。”夏臻摇摇头,又叮嘱两人。“这件事你们不要对外说,如果有人问起,就说去我那边了——”
如果他没猜错的话,很可能是马万喜最近和谢雅云玩旱冰玩得太兴奋,最后张擦枪走火,一起去开房了。
虽然现在招待所管得很严,必须有介绍信才能住宿。
问题是马万喜不是一般人,如果要介绍信的话,很容易办成。
“你是说——”张跃进见夏臻这样安排,一下子兴奋起来。
他又不是傻瓜,哪里听不出夏臻话里的意思。
何况马万喜和谢雅云谈恋爱的事,班极里大部分学生都知道,所以根本瞒不住人。
“我只是以防万一,没其它意思。”见张跃进又要八卦,夏臻连忙制止他。“或许他有别的事,才没回去睡觉呢!”
这时候未婚男女单独在一起,很容易出事。
如果被人发现双方发生关系,后果就更严重了。
一旦有人举报,会被当成流氓抓起来,还会判刑坐牢的。
张跃进性格相对单纯,一时没想到这些可怕的后果,所以才会觉得有趣。
否则的话,他的表情就不会这么轻松了。
“放心,我们不会害自已兄弟的。”延敬飞显然已经明白夏臻的意思,抢先回答道。
话音刚落,就看到马万喜匆匆进教室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