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说 > 网游小说 > 全员内鬼,你让我夺冠? > 第二百三十七章 谁说我是ADC?

这一次,小P终于乐观不起来了。
因为他这一局,中路对线的是瘟疫刺客。
事实上,他从未在赛场上,见到如此的中野连体。
身为一个打野,你总得需要刷野去补充等级吧?
但对面老鼠,偏偏就是不去。
就住在中路!
小P只要敢用W技能清线,那么老鼠一定敢出来打他一套。
问题是,妖姬小规模重做之后,核心技能就是W技能啊!
魔影迷踪可以给小兵挂上印记,如果能够顺带踩中对面中单,等到印记时间到,反手一个Q技能触发,换血血赚不说,线也推过去了。
结果现在呢?
小P恨不得把自己键盘上的W给扣了。
这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,还是太难受了。
而对面老鼠前期的两个红buff,更是让他有一种想死的冲动。
队伍里,反倒是Trick,还挺乐观的。
毕竟……他没办法去保住中路,也没办法去反野,但发育上,除了第一波送塔以外,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。
“没事,老鼠也就前期厉害一点,等到六级后,你秒他不还是随便秒?”
“那个时候,他的伤害也不够了。”
“老鼠至少要三件套后,团战才有爆发,打野位经济本来就少,等他三件套,你不是随便乱杀了?”
只是……Trick忘记了一件事情。
本应该是AD位的老鼠,成为了打野,那为什么还要选择传统的AD出装呢?
随着身上红buff的消失。
江流也带着身上的钱,选择了回城。
只是,虽然回城了,但江流并没有直接升级打野刀。
而是在身上有一把猎人的宽刃刀的前提下,再买出了一把猎人的护身符。
这样一来,江流终于刷得动野怪了。
W技能配合被动,可以看做群体技能,正好可以触发护身符的回血效果。
同时,还弥补了这一局前期没有拿到蓝buff的劣势。
至于第二个蓝buff……江流其实也不抱有任何期望。
这是对面打野唯一能够确定的东西,他不可能就这样放弃。
而江流,也压根没想着去拿。
和有Q技能的努努抢野怪?
这种蠢事,江流不会去干。
既然已经决定走gank路线,那就贯彻到底。
而普通出装,前期的爆发都不够高。
所以这一次,江流换了一个思路。
“谁和你说我是ADC的?”
“我当刺客不行吗?”
反手掏出了三把长剑后,再度离开泉水。
此时的众人,都还没有察觉到问题的不对劲。
就连一直在关注装备栏的Mithy,也只是看了一眼就过去了。
“三把长剑……这老鼠的打法,好毒瘤啊!”
“不过估计是要做做破败的。”
“老鼠中期还是不太行,滚不起来雪球,除非对面敢和之前一样,开传送门绕后。”
“但问题是,他们在红色方,我们在红色方,打小龙团,对面根本就没办法绕后,打大龙团的话,绕后又没有什么用。”
“等下只要盯着这老鼠就行了。”
“现如今,只需要稳住就行了。”
奈何,G2的野辅还在乐观,他们聪明的上单,已经想着如何跑路了。
作为唯一一条没有被之前那波节奏波及的上路,看着正在受苦的队友,Except根本就不急,反倒幸灾乐祸了起来。
“还说什么选个上单混一下就行了,结果呢?这中野不还是被对面给打穿了?”
“LPL的队伍,除了打架就是打架,根本就不会运营。”
“还以为小P和Trick能长进一点呢?现在看来,也只学到我们LCK的一点皮毛啊。”
“不过也是,这种垃圾战术,凭什么能和LCK打啊?”
“要不是你们拖后腿,现在会是这个成绩?就这种战队,让我首发都不乐意?这破战队,不待也罢!”
那一刻,Except的思绪甚至已经飘到了大洋彼岸,回到了LCK。
结果美好的幻想,还没有持续多久,就被立马击碎。
眼前的慎突然发难。
草丛里一个嘲讽,直接冲了出来。
而走神的Except没有反应过来,更没有利用E技能去打断,直接被控制住。
不过Except并不慌。
他手里位移技能都在,打不了等到嘲讽结束,再E走就是了。
结果下一秒,一个本不应该出现在上路的身影,再度从阴影处浮现了出来。
瘟疫之源,图奇!
那一刻,Except忍不住一愣。
“老鼠怎么会来上了?”
“他不应该继续抓我队友的吗?”
他从未想到过,从阵容上看,都是打中野节奏的两个队伍,对面打野,却一反常态地选择了抓上!
事实上,江流也不想这样做。
奈何,对面打野很聪明。
只反单体野怪,不反多个野怪。
其余时间,也不Gank,就是反蹲。
小P更是将兵线控制在塔下,稳健发育。
中路和下路,江流都没有找到机会。
而就在这个时候,夕阳发话了。
“来不一波上路,我觉得可以试一试。”
“这个版本,慎的支援能力被削弱了,但对线的伤害,加强了。”
“酒桶本身就不怎么能抗,他是回复能力强而已。”
听见了夕阳的话,江流还是决定试一下。
于是就有了刚才发生在上路的一幕。
不过此时的Except,根本就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或者说,他低估了老鼠的伤害,也低估了慎的伤害,更低估了慎的决心。
所以他很有耐心地等待嘲讽结束,然后再E走。
但他忘记了一件事情。
那就是酒桶的E技能,作为开团技能,既然可以打断别人的技能,那也能被别人的技能打断!
就在他回头往后E的瞬间!
彭!
一个身影瞬间闪现了他的身前!
夕阳的闪现,在这个关键的时候,交了出来!
Except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肉弹冲击,被眼前的慎给挡了下来。
而他……只往前位移了一点点距离!
就被迫停了下来!
这一次,他终于慌了!
因为眼前这个老鼠的输出,有点不对劲!
这个慎的输出,也有点不对劲!
比平日里遇见的……要高很多!
“坏了!”Except下意识地交出了闪现,往前逃去。
“现在交闪?是不是有点太迟了?”江流冷哼了一声,同样交闪,配合E技能的毒液爆发,再度将人头拿到了手里。
至此,江流和冷少两人,包揽了所有的人头。
而听着上路传来的‘捷报’,这一次就连小P和Trick两人,也都懵了!
和之前的节奏不一样。
不是说他们没想到老鼠会去上路。
而是……正常情况下,身为一个坦克上单,就算被打野Gank,也不应该就这样直接死了啊!
而且是……交了闪现,还死了!
“这为什么会死啊?”
得亏大家语言还不是特别相通,最终一腔怒火没出发泄,只能变成安慰。
“稳住!稳住!”
但Except,却一脸委屈。
因为他真的觉得,对面这个伤害,不对劲!
那不是废话吗?
什么叫做版本?
这就叫版本!
设计师砍了破败,下路生态链立马就变了。
修改了两组野怪的数据,AP打野就又可以玩了。
那凭什么慎的伤害不能高?
这一次,夕阳已经失去的东西,反倒成就了他。
或者说,也许Except的英雄池比夕阳深,而且同样作为蓝领上单,支援能力和抗压能力都能持平。
但有一点,夕阳有着绝对的优势。
那就是对伤害的计算,对局势的判断,以及找机会的能力。
至于老鼠的伤害。
不用说江流也知道,对面上单已经飘了。
前期打野位老鼠的爆发,和走下路的老鼠能比?
更不要说自己本就做的长剑,就是为了一手爆发!
“你懂不懂什么叫做爆发啊?”
“不对,现在我的爆发高什么,一会儿才算高。”
一边说着,江流再度回头,进入了野区,开始刷野。
就算拿了两个人头,等级依旧落后于对方打野。
这就是老鼠打野天然的劣势。
只是,不同的是,只要野区的野怪还在,那么等级就能很快地追上来。
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此时的G2众人,看着对面老鼠不断更新的装备,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!
因为这一次,老鼠掏出了锯齿短匕!
不仅如此,还掏出了另外一把长剑!
就连直播间里不少熬夜看比赛的观众,也下意识地问道。
“这个老鼠……要做穿甲的吗?”
“他该不会是,准备做幕刃吧?”
“别说,还真很有可能是幕刃啊!”
“卧槽?打野刺客老鼠?”
“极光又开始了?”
“不过……他买了护身符,却不合成打野刀又是什么套路?”
而下一秒,江流就揭晓了答桉。
装备,依旧是众人预料之中的幕刃。
但这件装备做出来的时间,却比正常情况要早很多了。
除了身上两个人头提供的经济优势,最关键的,就是江流不合打野刀的这个打法。
因为这一局,对于江流来说,前期升级打野刀,几乎没有任何用处。
相反,在第二条小龙刷新前,买出幕刃,才是关键。
幕刃,全名德拉克萨的幕刃。
S6赛季登场即巅峰的装备,甚至可以说是定义刺客类装备的属性,以至于在那个版本,不管是劫,还是狮子狗,还是男刀,做出这件装备后,都可以做到瞬间秒杀敌方脆皮。
也正因为这件装备配合刺客英雄太过Bug,刺客秒人速度过快,脆皮没有任何的操作空间,所以设计师才会选择在S7赛季,重做绝大多数刺客,包括狮子狗,男刀,妖姬,卡特等,减缓秒人速度。
而幕刃也被砍了一刀。
或者说,并不是被砍,而是将属性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整。
AD加成下调了10点,在攻击力上略有减少,但提供的5%的移速,改成了提供20点非战斗状态下移速加成。
但最离谱的,就是幕刃新增的另外两个被动。
被动——夜行者:在没有被发现,即敌方失去你视野的一秒后,下一次攻击,造成高额的真实伤害,而且这个数值,与穿甲的数值有关。
被动——灭灯:被敌方守卫发现时,会获得真实视野,持续8秒。
这两个属性,本来是为了能够隐身的刺客,量身定做的。
夜行者可以在隐身后,造成高额爆发伤害,灭灯则是可以在野区里,化身成行走的真眼,将视野优势进一步扩大。
也正是因为如此,S7开局,赛场上的两大打野热门,就是狮子狗和螳螂。
后来设计师连续调整,这两个英雄自然跌落神坛。
但幕刃的强度依旧还在。
尤其是中路一些能出幕刃的刺客。
比如男刀,比如劫。
这也是现如今,中单唯二两个能出现在赛场的AD刺客了。
但这一次,江流掏出了对这件装备,对这个版本,全新的理解。
那就是穿甲老鼠!
解说席上,娃娃和米勒两人,都忍不住激动了起来!
“诶!有说法的啊!这老鼠做幕刃,真的有说法的啊!”
“对啊!幕刃的被动,老鼠Q技能正好也可以触发!伤害绝对是够的!Gank起来,效果真的特别好!”
“关键是另外一个被动啊!叫什么名字来着……”
只可惜,这一次大校没有坐在两人身边。
思索了片刻之后,娃娃终于想了起来。
“对!灭灯!幕刃还有个效果,就是在被视野发现的时候,会获得真实视野嘛!”
“然后老鼠这个英雄,最怕的是什么?”
“最怕的不是说开Q技能过去,抓不到人,而是在Q的时候,就被对面看到了。”
“这样一来,一旦被反蹲到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“但是有幕刃这个被动在,老鼠就根本不会被对面发现。”
“这件装备……简直就是为老鼠量身定做的啊!”
两人话还没说完,江流已经动手了。
这一次,他依旧是让小五开了个传送门。
不过他没有坐上去。
狼来了的故事谁都知道,G2又不蠢。
正好又是小龙刷新的关键时间点,真眼虽然可能会不够,但可以用人来凑啊!
老鼠的Q技能是潜行,而不是隐身,只要距离足够近,一定能看到。
这个时候,杀心最大的,无疑是难受了一整局的小P。
如今的他,前期被折磨得体无完肤,现如今,他终于有了还手之力!
所以在传送门出现的瞬间,他就W技能冲了过去。
虽然看不到传送门那头有谁在,但只要有人坐这传送门过来,那就必死无疑!
而G2所有人的目光,都被这传送门吸引了过去。
却完全忘记了……
一级的时候,老鼠是怎么进的野区。
迎接G2的,并不是潜行的老鼠,而是维鲁斯的Q技能。
这一次,江流并没有急。
而是让司马老贼先行Poke。
他则是悄悄地卡着视野,从中路一塔旁的过道,悄悄绕了过去。
同时,他还在自言自语。
“上路没过来,一会儿肯定会传送,真眼这个东西,一般是用来进攻用的,小龙坑里一个,河道一个,下路三角草……大概率也有一个。”
“我想进去,只能从这个位置了……”
“对面肯定会留人盯着我的。”
“但问题是……我只要输出完成了,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。”
“和打闪电狼那一局不同,我又不是队伍里唯一的C位,甚至连唯一的AD都不是,你们管我了,拿什么去管我队友呢?”
话音刚落下,远处,看着已经消耗得差不多的司马老贼,率先发难!
大招腐败锁链瞬间丢出!
不过并没有命中关键的人,只是把最肉的努努给开到了。
团战一触即发,上路的酒桶立马传送到了正面战场上。
看着眼前这个传送,江流眼前勐地一亮!
这个距离……酒桶第一时间管不住他!
能行!
“夕阳!给我给大招!快一点!”
话音未落,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江流身上的夕阳,立马开起大招。
而江流的身影,也显现了出来。
距离上一波交闪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,如今第二条小龙刷新,闪现也刷新了。
江流二话不说,一边开大,一边从侧面切入,闪现到了G2五个人的身后,借助着大招提供的攻击距离的优势,对着躲在后面的大嘴和露露两人,就射了过去!
攻速虽然不快,但爆发高啊!
而这一手近乎‘自杀’的袭击,却又一次,打了G2众人一个措手不及。
但是,即便如此,G2依旧还是反应了过来!
“这老鼠……他凭什么敢这样玩啊!”
“不留着等机会收割,反倒直接开团,而且还是做穿甲的,又不是做暴击的,这个时间点绕后有什么用?”
“先杀老鼠!”
“慎大招能提供的护盾还被砍了,他凭什么这么嚣张?”
Mithy反手一个大招加上护盾,将身旁第一个被射的大嘴的血量,强行拉了起来。
小P的妖姬,更是勐地回头,直接闪现过去,W踩过去的同时,E技能也链住了眼前的老鼠。
拉扯是不可能拉扯的。
就看谁爆发高!
面对三人的反击,江流心里也清楚。
做幕刃这套,是有缺陷的。
伤害和爆发很高。
但后续输出不足,因为攻速根本不够。
这也是大多数AD刺客,后期都很乏力的原因。
不过江流不慌。
哪怕手里已经没了闪现。
但至少……该打的伤害已经打出来了。
而接下来,并不是江流需要面对的局面。
因为……
“快!小五!就是现在!”
嗡!
就在妖姬的印记即将刷新好的前一秒,也是江流大招结束的瞬间,一道金色光芒,勐地从小龙坑那头飞了过来。
然后精准地砸在了江流的脑门上!
巴德的大招调和命运!
朝目标区域发出一道魔法能量弧光,在弧光着陆后,目标区域内的所有英雄、小兵、野怪、防御塔都会进入凝滞状态,变得免疫伤害、不可被选取并且无法进行任何动作,持续2.5秒。
这就是说,在这种必死的局面下,江流借助巴德的大招,竟然强行苟住了!
可问题是,江流是进入了金身状态。
可是身上,慎的大招还在啊!
只要慎大招选定的目标没有提前阵亡,那么不管如何,慎都能传送下来。
于是,那一刻,G2的后排三人组,突然就发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事情。
他们想要回头秒的老鼠……因为巴德的大招,没有被杀掉。
反倒落下来一个慎……
而且,不是慎朝着他们走来,而是他们朝着慎走了过去!
眼前的慎,甚至都不需要闪现,直接E技能嘲讽,瞬间嘲讽到了两人。
只有小P眼疾手快,W技能立马回头,放弃对老鼠的追击。
那一刻,看着身后那只金色的老鼠,小P的内心已经开始崩溃了。
“坏了!这波团战要炸了!”
“我们的技能全部被这老鼠骗出来了。”
“本来想着先秒他,然后慎就下不来了,我们团战就有主动权。”
“但现在……完了,全完了!”
“如果是S6的妖姬,我绝对已经将这老鼠给秒掉了!问题是现在的妖姬,爆发速度不够快啊!”
“或者说……正因为我的爆发速度不够快,所以这老鼠才敢这样绕后的吗?”
“难道这也在他的计算之中?”
身后的艾克,根本就不管酒桶和努努。
E技能穿墙而过,推推棒往前一推,直接闪现进入了范围之内,W技能也瞬间落下,晕住了大嘴和露露两人,反手一个三环,直接收掉大嘴的人头,然后立马回头,开始追击露露。
不一会儿,露露也倒在了地上。
再看一眼前方。
不得不说,酒桶和努努还是很肉的。
哪怕司马老贼做了破败,以一人之力,打这两人,依旧有点刮痧。
甚至还被努努的大招逼出了闪现。
可问题是……两人再肉又有什么用呢?
他们管不住艾克,更管不住老鼠。
相反,眼前的维鲁斯和巴德,反倒将他们拖住了。
大招配合巴德的Q技能。
将两人死死地限制在了原地。
等到两人回过神后,只听到艾克一声清脆的‘Triple Kill’。
G2的后排,已经全没了。
而小P,在这一局游戏彻底陷入绝望前,终于完成了这一局的终极目标。
那就是弄死那该死的,无处不在的老鼠!
此时,躺在泉水里的江流,一脸郁闷。
对面妖姬拼死和自己换人头……这倒是他没想到的。
“不是,你不去管这艾克,管我有什么用啊?”
“废话,我还有大招在,他拿什么管我?”冷少翻了个白眼,再看着手里的钱,不由得喜笑颜开了起来,“不过这一局,确实可以爽了啊!”
“好了,接下来靠你了。”江流耸了耸肩。
只是,江流不知道的是,就因为这一慕,不少国外的玩家,又一次被惊住了。
而国外的官方解说,更是下意识地问道。
“绕后!怎么又是绕后!”
“LPL的ADC,是不是都会绕后啊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